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环球博览 > 一家互联网药店的疫情援救行动:0毛利卖口罩 员工垫资100万备货 住仓库15天
一家互联网药店的疫情援救行动:0毛利卖口罩 员工垫资100万备货 住仓库15天
发表日期:2020-02-13 01:03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一家互联网药店的疫情援救行动:0毛利卖口罩 员工垫资100万备货 住仓库15天-科技频道-和讯网

  突如其来的疫情,一夜之间让原本售价不到5元的口罩,变成了全中国最稀缺的医疗用品。

  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,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消费者买不到,渠道商缺货源... ...然而一个公认的事实是:此次疫情中,口罩是最基本、最简单、最有效的防护手段。

  口罩的稀缺,把我们的防护线撕开了一个猛烈的口子。这不禁令人发问:口罩稀缺的原因是什么?上游生产端发生了什么?中间渠道商发生了什么?应该从哪些方面进行援助?

  很多公司都希望弄清楚其中的原因,并提供自己力所能及的援助。这些援助提供者中,当然也包含了广大的创业者群体,比如互联网药店

  为此,我们采访了事件亲历者之一——“德开”,它是一家互联网药店,目前规模全国排名第二。它所在的环节至关重要:由于大多消费者被限制外出,互联网药店几乎是服务民众的唯一窗口。

  据其提供的数据,口罩订单从1月23日开始上涨,24日爆仓,销量翻6倍。此后,数据再也没有降下来。

  据其透露,这场援救行动中,虽不排除有人从中发国难财,但更多的是遭遇了一些实际问题:信息披露滞后、相关物资储备不足、工厂正处假期产能不够... ...

  而当疫情开始后,许多互联网药店也积极开始行动。以德开为例,采取了几项援救措施:

  1、业务半公益化,口罩等抗疫情医疗物资0毛利销售;

  2、公司原本为疫情储备了500万元资金,但很快用光,员工自发募资了100多万元持续备货;

  3、参与慈善救助,线上派发民用物资。

  ... ...

  疫情之后,不论是传统医疗还是互联网医疗,都将遭遇一次重大的改造。

  被低估的疫情

  2020年1月11日,刘函瑜奔赴武汉出差。作为医疗行业从业者的她之前就已关注到:武汉已确诊约百例不明肺炎病例,并于1月11日当天出现第一名死亡病例。谨慎起见,口罩成为她这次旅行的必备产品

  下飞机之后,刘函瑜记得:大街上却近乎无一人做防护措施。但是短短几天后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迅速爆发,始于武汉,蔓延全国。

  疫情之下,民众对于医药与电商的需求直线上升,刘函瑜通过“德开”的后台订单数据,感受更直接。

  据刘函瑜透露,自钟南山院士2020年1月20日确认新型冠状病毒有人传人现象后,“德开”就开始进行紧急备货。

  从1月23日起,口罩与疫情相关药品的订单量开始上涨,口罩更是自1月24日开始爆仓,订单比前一日翻了6倍,数据之后就再也没有降下来。“每次新到的1万个口罩大概1.5个小时就售罄,有的时候是已开始采用预售。”

  事实上,互联网药店平时以销售慢性病用药为主,例如日常走货量很小的口罩并不在各大互联网药店的备货范围内。大年27那天,“德开”不少员工都已返乡,几位主管只能连夜兼程赶到口罩制造工厂紧急备货。

  这场战役的严重程度超过了预期,冲在备货前线的刘函瑜感受很深。

  “德开”驻守在生产工厂的人员反馈,对方的库存已经卖光,大多数应对疫情所需要的产品无货,而且工厂还无法临时生产。

  刘函瑜补充,“很多药厂是放寒假的,口罩厂虽然未必会提前放假,但是工厂对于口罩的储备不会多,毕竟口罩也是有保质期的,当时工厂的库存完全不够。其实,最开始的几天大家没有想过把工人召回来生产,但是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,生产线才加紧开工。”

  除了工厂放假与相关产品储备不足之外,在刘函瑜看来,造成物资匮乏的主要原因还要信息过于滞后。“像我们这样跟武汉工业接触相当频繁的医药企业,在过年前几天才意识到要备货,我们都没有预测到疫情会如此严重,更何况一线生产工厂与普通民众。”

  特殊时期,举国上下都在为抗击疫情出力。作为互联网药店,“德开”内部下达了指令:保证民众医疗物资的供给。主要的医疗物资包括口罩、抗病毒药品、消杀产品、以及最新爆出对病毒起作用的产品。

  然而,首先在调货这一关,“德开”就遇到难题。

  由于被限制外出,互联网药店几乎是唯一能服务普通民众的窗口,可是在工厂端已经调不到货。当时疫情区医疗物资严重紧缺,全国所有的口罩厂抗病毒药厂都接到命令,只要生产出来全部调拨到一线。

  1月27日,考虑到普通民众的需求缺口越来越大,一部分口罩物资给到了几个大的互联网药店渠道配额。

  自1月21日起,“德开”的员工就一直处于加班状态,仓库人员更是身心俱疲。仓库平时30余人每日发1万多单,这些天只有14人工作,每天都在加班加点。更重要的是,之后仓库受到管制不让进出,所以14个人就一直住在仓库里。

一家互联网药店的疫情援救行动:0毛利卖口罩 员工垫资100万备货 住仓库15天

  “德开”的仓库工作人员深夜里仍在紧急配货

  这次灾情,由于线下药店调拨能力弱,“德开”还帮助密云的线下药店调拨了5万个口罩,保证没有网购习惯的老百姓(603883,股吧)的供应。

  此外在慈善救助方面,“德开”的工作也在进行中: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合作,线上派发民用物资,直接把物资送给武汉居民,解决信息的公开透明问题。

  谁在发国难财?

  近日,关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引发了诸多讨论。也有投资人称,互联网药店迎来一波历史性的发展机遇。在数据上看来确实如此。同比2019年,2020年春节期间“德开”营收增长了206%,订单增长了242%。并且较往常而言新注册用户增长率超过300%。

  但是,数据猛增之下却是互联网药店的超负荷运作。“虽然在用户看来产品很贵,但实际上我们这些互联网药店可能都是赔钱在做。”刘函瑜说道。

  她透露道,“大部分的互联网药店的综合毛利是15~20%左右,利润主要集中于慢病用药这上面。如果卖口罩、卖抗疫情用的医疗物资的话,是近乎没有任何毛利的。”

  民间也有声音讲,药店现在可以坐地起价大赚一波钱。但按刘函瑜的说法,真实情况并非如此,一部分互联网药店现在属于半公益的性质在做事。

  疫情期间,由于紧急调配货品,“德开”的现金流压力极大。由于在此之前“德开”的储备资金只有500万元,因为这次对资金的需求量过大,不得已之下,靠员工募资了100多万元来持续备货。刘函瑜表示,互联网药店也希望可以得到政府、银行以及其他机构的支持。

  不过,确实有人趁机在发国难财。

  近日,多起新闻报道了部分线下药店的“天价口罩事件”。此外,在疫情持续不退,口罩供不应求的情况下,甚至有些不合规的网店、微商趁机售卖假口罩、回收后的口罩。

一家互联网药店的疫情援救行动:0毛利卖口罩 员工垫资100万备货 住仓库15天

  图为刘函瑜提供的一张医疗从业者们的群聊记录

  这种现象其实与监管力度与触及范围直接相关。互联网药店游走于刀尖之上,近些年来一直受到强监管,所以在疫情期间反而未出现重大舆情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